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画室新闻 > 新闻中心
什么事最让我生气我就画什么
时间:2018-10-05 12:35 来源:未知 作者:-1 点击:

  卡格尔一般用铅笔画,再用电脑上色。都是亲力亲为,没有助手帮忙。由于还要经营辛迪加和网站,·2017北京最新时事政治:2017年11月14日时事。他不是每天都画新作品。身宽体胖的卡格尔看上去比实际年龄—51岁年轻,或许画漫画也会使人青春常驻吧。文/洪立 图/小武

  “我们真的很便宜。美国的地方小报每周只须付15 美元,发行量大一点的如《丹佛日报》也只须付50 美元,就可以随便挑选。我们的数据库有6.5 万幅漫画,每天还新增几十幅。”卡格尔强调。

  涉及南方邦联旗帜、管制和以巴关系的漫画,最常为卡格尔招来愤怒的来信。对此他并不在意:“恭维性漫画不是好漫画,它们很乏味;好的漫画都是批评性的。最欣赏你作品的人,就是那些对同一件事感到气愤的人。”

  这样说不仅是因为这位美国漫画家的笔下功力,更是因为他创办的网站和辛迪加。卡格尔专业漫画家索引网(是最热门的漫画网站,月访问量将近300万;他的漫画辛迪加有近900家订户。一位《中国日报》漫画家在自己的博客上评价,对他来说,“卡格尔和他的网站无异于西方佛祖与大雷音寺”。

  在美国,还有一种对时事进行插科打诨的形式也极受欢迎—各大电视台的深夜滑稽节目。卡格尔认为,这类节目与社论漫画有明显不同;“我不认为Jay Leno 那些人在节目中说的笑话有自己的观点;他们都是中立的。其实报社主编最想要的就是这个——与新闻有关又好玩,不表达任何观点,这样谁都没意见;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。美国漫画家考虑的,是如何把自己的意见说到点子上,有效、明确、响亮地表达出来。”

  在美国乃至全世界,漫画在公共辩论中基本只是跑跑龙套,唱主角的例子近年只有一个:在伊斯兰世界激起轩然大波的丹麦穆罕默德与头巾炸弹漫画。卡格尔认为,那不是真正的社论漫画—它不是漫画家主动表达的东西,而是在报纸主编的授意下画的。

  他也承认,自己对新闻事件不作深入调查,也不为漫画的主题道歉;“漫画家对很多事都知道一点,但对任何特定事件都不是专家。我看新闻一得出自己的结论就动笔画。我不是记者,不作调查。如果有人不同意我表达的观点,我不会道歉,因为这种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。但如果我想表达的主题以外的东西冒犯了别人,我就会道歉。”

  美国社论漫画家几乎全是白人男性。卡格尔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,但提交者99% 也都是白人男性,大概是女性对画其他漫画更感兴趣。

  他建议,中国不妨更积极主动地表达自己的观点:“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。比如我希望收到中国有关奥运火炬接力的漫画,但至今一幅都没看见过。其实美国报纸也希望充分反映各方观点。美国人想要的是‘软性推销’—希望看到有趣、机巧的漫画,而‘硬性推销’、不好玩的东西报纸不会登出来。要传达观点,你必须有创意。”

  卡格尔希望借此行改变中国没有订户的现状,让中国报纸使用他们的漫画;“如果你们主编想订阅我们的漫画,我很愿意让你们免费试用。这是一种‘毒贩式交易’:我认为你们会喜欢我们的漫画到上瘾的地步,最后成为固定订户。”

  卡格尔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,画过10 年的“大青蛙布偶”(Muppet),也画过麦当劳招贴画、书刊插图、杂志封面和好莱坞动画片。1990 年代初,请他画连环漫画的报社改版,增加了社论漫画,让他改画这类题材。从此他一做就是10 年,这也是他最喜欢的。

  对漫画的阅读率,卡格尔很有信心:“每个社论版通常只有一幅漫画,周围全是文字。我觉得文字很沉闷,而漫画是那个版上声音最大的—每个人翻开社论版,都会先看漫画,其他文字谁知道他们看不看呢。”

  据他透露,这也是多数美国时政漫画家的工作特点:单枪匹马,自主性很强;“我经常看电视、读报纸。当天有什么最重大新闻,电视台谈论最多的是什么,什么事最让我生气,我就画什么。”

  面临互联网的强力竞争,目前美国报纸日子很不好过,发行量和广告收入双双下降,漫画家失业或没活儿干的也不少。好在他的漫画订阅服务价格很低廉,通常不是报社最先裁减的对象。不过近几年来,他们也开始流失客户。

  美国漫画家多为自由派,“原因是大城市居民也是这样,郊区人往往保守一些。自由派的城市通常有自由派报纸,它们也是当地最大的,愿意出钱聘请漫画家。保守派漫画家虽然人数少,作品被转载的次数却比较多,主要刊登在那些小镇或乡村报纸上。但即使是最保守的漫画家,也画过很多批评布什和反对伊战的漫画。”卡格尔解释说。

  但高阅读率只能说明漫画的直观、轻松和娱乐性,未必代表它的影响力。卡格尔也承认,“在美国,每个人都在提出看法、不停地争论,我只是这个观点汪洋中的一滴水。我希望自己的声音大一些,能被人听到、改变一些人的看法。”

  时政漫画家固然可以有感即发、率性而为,但作品能否见报又是另一回事。美国的时政漫画由于通常刊登在社论版上,因此被称为“社论漫画”。

  卡格尔表示,漫画家享有很多记者所没有的灵活性(“比如我可以让画中人说出任何我想让他说的话”),但这一行也有基本守则:不能拿企业的钱,在作品中画上他们的产品;不能用漫画报复吵闹的邻居;事实性错误也不能犯。

  他还表示,“没听说哪个漫画家跟政客关系要好。漫画家的职责就是不去喜欢任何人。如果我喜欢某人,就不会画他的漫画。”唯一的例外是纪念逝者的讣告式漫画,这也是积极反馈最多的。

  “我们是最早的垃圾邮件发送者之一。”卡格尔笑着说。1995 年网站建成后,他们搜集大量美国中学社会学课程老师的电子邮箱,群发了大约17.5 万封推广邮件,反响非常好。原因是美国很多州都把社论漫画用于“看图作文”考题,社会学老师需要这方面素材,而多数报纸每周只登一两次社论漫画,不像卡格尔网站的漫画又多又新。网站访问量很快突破了百万。

  卡格尔举了一个例子:他喜欢将加油泵画成一个控制欲很强的悍妇,害得丈夫—美国消费者苦不堪言;他虽然满腹怨言,却离不开她……以此比喻美国人戒不掉的油瘾,结果有受丈夫虐待的女性来信抗议。卡格尔没想到会有这种副作用,便向她们说对不起。

  时政漫画家最青睐的,还是出道时间长的熟面孔,比如希拉里。克林顿两口子在漫画家看来都再熟悉不过,成了很丰富、很有厚度的角色;而奥巴马和麦凯恩尚未达到这一地步,略嫌单调乏味;“另外,人们对希拉里非爱即恨,感情强烈,很少介乎两者之间;作为一个漫画家,我觉得希拉里太棒了。”

  漫画家虽然来自全球,但也有不少共通之处。“9·11”袭击发生的那天上午,卡格尔搅尽脑汁地搜寻表达形式,最后决定画哭泣的自由女神像。第二天他发现,全世界每个漫画家都画了相同的东西,“让我觉得很难堪”。

  “我们只针对社论版主编销售,因为我自己就是画社论漫画的,我想卖自己的作品。对竞争对手来说,这只是非常小儿科的生意。他们都是很大的媒体公司,而我们是这座最小山头上的山大王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“没有哪个漫画家跟政客关系要好。漫画家的职责就是不去喜欢任何人。如果我喜欢某人,就不会画他的漫画。我只是个漫画家,漫画家从不提供解决办法。美国人想要的是‘软性推销’——希望看到有趣、智巧的漫画,而‘硬性推销’、不好玩的东西报纸不会登出来。要传达观点,你就必须有创意。”

  卡格尔网站上的作者都是自己找上门的。1990 年代网站创办之初,收到的作品大多来自业余爱好者。“每一个专业作者都对应1000 个业余作者。各国业余作者的投稿很快把我们淹没了,他们希望在这儿刊登别的地方发表不了的作品。这些都没法用,所以我们把网站叫作‘专业漫画家索引’—没有业余作者。如果有人要求投稿,我会问他们:你以此谋生吗?如果不是,哪天你这样做了,再打电话给我吧。”卡格尔说。

  这一现象引起了微软的注意,它将卡格尔收罗旗下,想借此带动《石板书》的流量。《石板书》转卖给华盛顿邮报公司之后,卡格尔仍留在MSNBC。他说自己的网站没有卖给微软,还是自己经营。他也没有吸引过风险资本,尽管“如果有当然很好”。

  如果将时政漫画界比作动漫界的话,那么达瑞尔·卡格尔(Daryl Cagle)大概可以算这一行的沃尔特·迪斯尼。

  “那位主编明知这样做会激怒穆斯林,但他想证明,在新闻自由的保障下,他想做什么都行,不必去顾及什么禁忌。我从未让哪个主编来为我命题作画,以达到他的目的。我不会受雇去表达别人的看法。如果我的漫画冒犯了别人,我就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”卡格尔说。当丹麦漫画引发抗议风潮期间,他曾应CNN邀请上电视发表评论。

  纪念死者的漫画也往往是天堂之门、圣彼得之类老一套。卡格尔承认,漫画家讨厌这种“珍珠门漫画”,但有时又不得已而为之;遇到漫画家手法雷同时,他会故意在网站上将这些作品并排,让他们难堪,下次不好意思再偷懒。

  “我只是个漫画家,漫画家从不提供解决办法。我们很少作建设性批评。”不过卡格尔也强调,自己对任何事绝对不抱成见:“我的网站不对漫画的立场进行过滤,只从专业的角度筛选,我觉得好的都放上去;我们网站的漫画家持各种观点的人都有。”

  美国时政漫画家大多受雇于报社,少数是自由职业者。他们仍需依赖报刊的稿费维生,因为他们还没琢磨出如何靠互联网挣钱。

  “大家都爱拿布什总统开玩笑—他是个绝妙的漫画角色。我从未收到过他的反馈,我画过的政治家也没人来找过我。”卡格尔说,“如果他们找上门来,并不是要抱怨或说我错了,而是想要关于他们自己的漫画,好挂在墙上,作为一种从政的战利品。我不喜欢这种电话,我的回答是:如果你捐若干金额给慈善机构,我就把画送给你;他们听了通常不会再来烦我了。”

  他在自己的博客中,转载了一个读者的留言,质问他为什么在卡特会晤哈马斯后,将这位前总统画成一条边与哈马斯套近乎,边向以色列撒尿的狗。这属于抗议的第一种情况;回复时,卡格尔只为多给卡特画了一对耳朵道歉。

  卡格尔也有一些竞争对手,但他们的社论漫画订户数量位居第一,大概有850 家报纸和新闻网站,而其他辛迪加的业务面较广,同时也销售连环漫画、星象、字谜等等,靠史努比、加菲猫这类漫画赚了很多钱。

  卡格尔辛迪加的订户报纸主编,通常会将他的网站上每天新增的20 多幅漫画打印出来,平摊在桌面上比较筛选,“他们的选择往往很出乎我的意料”。

(责任编辑:)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@ 2014-2017 幸运飞艇娱乐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幸运飞艇龙虎
幸运飞艇大小 幸运飞艇单双